赵国峰:可可托海没有海

可可托海没有海
文/赵国峰
最近,王琪的《可可托海的牧羊人》飙升华为音乐热歌榜第二名,歌声苍凉,故事凄美,令人感动。去年十月份,我真的去了趟可可托海,可可托海没有海,是一座小镇,隶属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勒泰地区富蕴县,有神钟山、三号矿、可可苏里等旅游景点,吸引着国内外的众多游客。
可可托海没有海,有一条母亲河。境内有一条额尔齐斯河,由东向西流经全镇,向西南流入富蕴县城,长约20公里,向西流入哈萨克斯坦境内斋桑湖,再向北经俄罗斯的鄂毕河注入北冰洋,是新疆第二大河,也是中国唯一流入北冰洋的河流。新疆的当地居民习惯把湖泊称为“海子”,比如,我曾经援疆的和硕县,有全国最大的内陆淡水湖——博斯腾湖,当地的维吾尔族老乡习惯称之为“海子”,把博斯腾湖里的鱼称之为海子鱼。我想,可可托海的海,可能起源于可可苏里的湖,面积不大,水草丰盛,水鸟云集。蓝天白云,微风拂面,水波荡漾,芦花飘飘,水鸟翱翔,岸边公园里的格桑花随风摇摆,引得很多美女帅哥拍照留念。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让心灵回归到自然,让心情得到了释放,这么美丽的景色,心中只剩下美好,哪里还有烦恼。
可可托海没有海,有丰富的矿藏。地质三号坑,也就是可可托海三号矿,是伟晶岩脉矿坑,盛产着目前世界上已知的140多种有用矿物中的86种矿,其中铍资源量居全国首位,铯、锂、钽资源量分别居全国第五、六、九位,与世界最著名的加拿大贝尔尼克湖矿齐名,是全球地质界公认的“天然地质博物馆”。可可托海三号矿的矿石承担了我国偿还给前苏联债务的三分之一,并为国家“两弹一星”工程作出了重要贡献。1999年,可可托海三号矿因经济效益持续低迷以及管理体制改革等原因,宣布暂时闭坑,变成了一个旅游景点。我有幸参观了矿山博物馆,在生产力落后的年代,在冰天雪地的恶劣环境下,勤劳的矿工,镐挖锹铲,肩挑背扛,为还清外债付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可可托海没有海,有一座神钟山。神钟山又叫“阿米尔萨拉峰”,缘于当地哈萨克民间流传的一段美丽凄凉的传说:有个小伙子叫洪太吉,他是蒙古王的儿子,他爱上一个姑娘叫萨拉,但姑娘却爱上了他的朋友阿米尔,为了萨拉,两个好友反目为仇。一天,萨拉背对额河,梳理美丽的长发,这时,洪太吉对着萨拉的背影射出了仇恨的箭,殷红的鲜血滴落在小溪里,萨拉从神钟山顶上掉了下来。阿米尔悲痛欲绝,从山上跳下,他们双双落在额河中间的一块巨石上,鲜血染红了巨石。据说,至今这座巨石中间的凹陷处仍盛满了血红色的水,向人们诉说着凄美的爱情故事。神钟山位于富蕴县境内额尔齐斯河上游约40公里处。在额尔齐斯河两侧,坐落着两座钟形巨岩,最高的那座神钟山,海拔2226米,岩石上生长着白桦树、青松和西伯利亚云杉。时值深秋,溪流淙淙,层林尽染,桦叶金黄,松叶苍翠,灌木火红,构成了一幅五颜六色的秋天油画。
“那夜的雨也没能留住你,山谷的风它陪着我哭泣,你的驼铃声仿佛还在我耳边响起,告诉我你曾来过这里”,可可托海,虽然没有海,但我曾经来过这里,你的美景,你的传说,你的精神,都成了我永恒的记忆。大美新疆,第二故乡,洁白雪山,金黄胡杨,戈壁红柳,大漠驼铃,都成了我美好的回忆。时至今日,远隔万里,我也从心底里祝福你,明天会更好。
作者简介:赵国峰,河北青龙人,供职张家口市审计局。2017年至2019年曾在新疆和硕县审计局工作。喜爱文学,爱好写作。作品在中国散文网、新疆《援疆干部与人才》《河北审计》《新疆审计》《巴音郭楞日报》、雪绒花原创文学、尚义县鸳鸯河畔文学平台、作家世界等杂志报纸发表,愿与各位文友共同进步,共同成长。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苏立敏|赵合|何凤山|苏正南|徐欢|王路梅|周绍明|解成宝|王胜|李连贵|张瑞|闫志梅|闫宪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