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禅心如水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写在春季
2019-3-10
禅心如水,缓缓过。
禅心如水
文字/香袭书卷
春日,阳光已经肆无忌惮的在大地上张扬,衣衫薄了,植物绿了。我把自己放在一段空闲的时光里,任指尖下的文字流淌,不去约束。静坐之际,耳边会有禅音响起,袅袅的音符,从很远的地方飘来,隐隐约约,听不真切。却带着人来到了一片竹林处,藏于竹林深处的小桥流水的声音,叮叮咚咚。竹枝做成的篱笆上,盘绕着的藤蔓开出一些不知名的花,脚下早春的青苔依稀还在,风吹过竹林,有笛声弥漫。
大自然的静寂,有些神秘。我喜欢把自己放置在一帧舒适的沙发上,微闭双眼,顿时万般空灵。我是很早就知道了人终究会曲终人散的,再好也只是当时的相交罢了,走到最后到底是一个人的风月。
已经习惯了不太用力的日子,太过用力,一招一式,锋芒毕露,就会多出许多的漏缝,那些生长在缝隙里的物种,有好有坏。谁也不能说一生安稳,倒不如图个清静,与日月烟火中,不与世争。

上午给孩子们讲《陈藩扫屋》的故事,孩子们纯净的心底,是无需多少灰尘可扫的,而成年人的内心淌过了岁月里的甘苦,多是长了茧子的。一屋要扫,一心要净。每日用一些时间,来清扫心中的尘垢,放下尘世的诸多诉求,静下来的心中,有明月星辰升起,有鸟语花香在线,有竹音袅绕而来。一片清明啊,光阴就通透了。
坐在午后的时光里,母亲在春日下做着针线的样子,似一幅画深刻在了脑海中。一几,一凳,一针,一线,神态祥和,关上门窗,屋子里的世界就是属于母亲一个人的,她把全部的爱注入在手下的针线上,年月的轮回,这样的场景很多次出现。
我也学了母亲的样子,喜静。在一方文字的天地中,写下春日的花香,夏日的海浪,秋日的晚风,冬日的苍寂。文字是针,思绪是线,一针一线,一笔一划,描绘着年月里的棉布温软。文字似一阵清风,拂过的心田,顿时就有了花红柳绿,雪山草原,沙漠湖泊。
放一首禅音,清欢之下,是我说的你懂,我不说的你也懂。泡了一壶红枣菊花茶,轻微的甜味夹杂着菊花的微苦,入喉就润了春日。从河边捡回的两只田螺,一大一小,空空的壳有了透明度,光线穿过窗子照在它们身上,晶莹剔透,又宁静和谐。

我是欣赏那些奔着大好时光而去的人,我也欣赏那些呆在清浅的小日子里度光阴的人,时而匆忙,时而清闲。一曲葬花吟在耳边萦绕,黛玉扛着花锄的景象,哀怨中透出的不舍,写尽了一生花开花落的无奈。是啊,任是大观园般的日子,也会有”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如我们这般普通的日月,还争得个你我,有何用。
看过繁花似锦的茂盛,走过泥泞坎坷的路途,心境已不同以往,读过了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凤姐,才知道贾母才是人世间活得最明了的人。慈祥与威严并存,爱与慈悲共在。是柔软了,慈眉善目中留着智慧。
我在这个有着春意的午后,听葬花吟,写如水禅心,与你絮一番小日子里的光景。若是累了,就在这样的文字里停留片刻,让它的温软,抚平你长了皱褶的内心。禅心如水,缓缓过。

原创作者:香袭书卷
微信公众平台:香袭书卷
推荐阅读往期文章:
散文:清流
散文:一生一季
散文:人间好事
散文:清雅之趣
原创散文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