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竞辉511期】崔国栋|散文《下定决心走新疆》“下定决心跑新疆,不怕牺牲车扒上,排除万难户入上,争取胜利把娃养”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微信号:jzyyczl

510

下定决心走新疆

问我家乡在何处?

山西洪洞大槐树,

祖先故居叫什么?

大槐树下老鸹窝。

——古民谣

中国历史上每次人口大迁移,不论是民间的自由流动,还是朝廷政府的统一行动,必定伴随着大灾大难,战乱人祸,比如山东人之闯关东,山西人之走西口,清初的湖广填四川,莫过于此,而我们甘肃人呢,也有自己的一条逃命路,那就是跑新疆。

“下定决心跑新疆,不怕牺牲车扒上,排除万难户入上,争取胜利把娃养”。

这首把伟人题词拆解而用的民间歌谣,流传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甘肃。那时,国家处于多事之秋,运动接着运动,天灾人祸不断,但是对人口的流动管的很严。生存不下去的人们只能是偷偷摸摸跑出村庄,背井离乡,冒着生命危险扒上火车或者汽车,历尽千辛万苦,去新疆寻求活路。现在甘肃的人家,几乎家家户户都在新疆有亲戚,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我的舅舅,小叔都是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跑到新疆,最终取得了胜利的,现在他们的第二代第三代甚至第四代都是地道的新疆人。我的二哥是1988年去新疆的,也是为了改变生存状态,那时改革开放已经十多年了,中国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他不是跑新疆,而是光明正大的走新疆,这也正是本文题目的由来。

1988年,命运多舛却又不甘人后的二哥又一次来到了他人生的十字路口。想到自己已经三十多岁,仍然不能过上扬眉吐气,衣食无忧的生活,看到自己从十多岁就开始劳动拼搏所具有的的眼前的一切,他就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如何改变自己和家人的生活现状?是留还是走?这是个问题!这个哈姆雷特式的疑问困扰着他,是忍受狂暴的命运无情的摧残,还是挺身而起反抗这无边的烦恼,把它们扫个干干净净。他知道人挪活树挪死,穷则变变则通,但往前迈这一步是多么难啊!那意味着他将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的环境,完全要靠他们两口子从零开始,那未可知的多少困难在等待着他们啊!尽管那里有小叔小姑亲人们的大力帮助,可对于一个准备背水一战的人来说,要想打下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若没有坚忍不拔的顽强品质,忍辱负重的强大内心,一箪食一瓢饮,也不改其乐的豁达态度,没有虽九死亦无悔的坚定信念,走新疆也只是一种游荡式的混日子,就这样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经过与家人的再三商议,他义无反顾打起行李,携妇将雏告别亲人,踏上西行的火车。

西行的路注定是曲折漫长,孤独艰苦的。想一想有哪个成功的人 ,不曾经历一番坎坎坷坷风风雨雨呢?既然选择去创一番事业,去改变自己的命运,就要像一个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他想到未来的一切,心中暗暗鼓足了劲,这一去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再说自己确实也输不起了。

柳树泉农场是兵团农十三师下辖的一个团场,这里属吐哈盆地的腹地,茫茫戈壁,无边无垠,干旱少雨。这片古老的土地自经戍边将士屯垦后,经过五十多年的改造,种植,早已变成万顷良田。这里昼夜温差大,日照时间长,林果业是主导产业。葡萄,红枣,杏子,核桃,哈密瓜,棉花驰名中外。远处的天山一览无余,山顶白雪皑皑,山腰里黑绿相见的是森林,那三道沟的山水,沙枣泉汇流而下的河水,一条条坎儿井的水,世代滋润着柳树泉这片土地。每当八九月份,这里是中国最美的地方,瓜果飘香,丰收在望,一片繁忙,人们沉浸在喜悦之中。这些喜悦对打工并不顺利的二哥来说,除了羡慕外更多的是来自内心的不安。来到叔叔当领导的化工厂打工,艰苦的劳动,低廉的工资并不能给他们提供更多的收入,何况每月还要给家里的父母孩子寄钱,怎么办?思考再三,他俩辞去了化工厂的工作,暂时寄居在小叔家里,一边打理田地,一边寻思着找新的出路。二哥看到在柳树泉发展希望不大,索性把眼光投向就近的城市——哈密,那里是城市,经济发达,人口众多,机会也多,何不去那里闯一闯呢?

宽容的哈密接纳了这一家天涯孤旅。

要不怎么说,人间处处有真情呢!他们在哈密碰到一位姓曾的老人,他给二哥一家提供了一间宿舍让他们暂居,同时又提供一辆三轮车,出主意让二哥从收破烂开始。那曾爷爷说,他家附近有许多外地人都做废旧物品生意,有收旧电机电瓶的,有收旧钢材的等等,都挣钱了。二哥听取了他的意见,收废旧字纸,废纸箱,废塑料,废酒瓶。从此,哈密街上多了一个“破烂王”,在铁路边的民居里多了一家甘肃人,他们开始用自己勤劳的双手编织着明天美丽的花环。白天,二哥出去干活,嫂子在家对废品进行分类整理,做饭,照顾孩子,分工明确配合默契,嫂子还时不时帮房东做点其他事情。两家人相处的非常和睦,非常融洽。晚来冷清的老两口破旧的老屋里飞出了少有的欢笑声,飞出了小孩子响亮的啼哭声,孤寂的小院因为他们的到来充满了生机,也给彼此两家人带来了无穷的快乐。虽然每天的收入有限,但毕竟有了一个好的开始,他们相信,生活不会总是对他们冰冷似铁,一定也有温情的一面;他们也深信,上帝在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暂时的黑暗并不能困住人的心智,只要耐心就可以找到那扇为你留着的带来希望和光明的窗户。

“破烂王”的生活是辛苦的。每到一个人家或单位,他总是和颜悦色,不卑不亢,公平买卖,童叟无欺;收完废品后总是把垃圾打扫干净才走,不怕脏累。见到附近同样来疆为生计奔忙的各种人等,他总是热情交往,力所能及给予帮助。由于他的济公好义,公平处世,平易近人,赢得了周围人们的喜爱和信任,同时结交了一批同为社会底层打拼的好弟兄。他们互相帮助互相关心,在异乡的城市里,旋转在各自的轨道上,创造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未来和梦想。如果说,同是天涯沦落人的遭遇使他赢得了许多贫穷却诚挚善良的朋友们的友谊,那么能够获得一些单位,企业,机关的青睐,则完全是因为他有一个聪明的大脑,一副开阔的胸怀,一口不俗的谈吐,一手漂亮的钢笔字、毛笔字。买卖当中,总要讨价还价,总要开具收据,一来二去,他的能力被人们所发现,所利用。哈密食品厂是一家国营企业,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是很好的企业,企业要做宣传,出海报,写标语,就请二哥去帮忙,当然不是义务劳动。随着与食品厂打交道机会的增多,他开始做一些食品厂产品的代销工作,到后来食品厂允许他使用该厂的统一包装,自己加工五香瓜子,花生,搭顺风车推销到各个网点。随着客户越来越多,他把收破烂那一摊给了一位刚来新疆淘金的老乡,专心致志做他的小食品加工批发生意了。1996年,我去新疆,他做这件生意已经三四年了,还住在铁路边上的那间房子里,只是房子多了两间,一间做车间,一间做库房,全家老少都是工人。搬运,挑拣,翻炒,装袋,封口,整个一家庭流水线,有条不紊,连同那到新疆后出生的不到七岁的小侄女,都是封口的能手。也正是这次探亲,让我才见识到二哥的坚忍不拔和永不放弃,也让我彻底的了解了二哥内心的强大和不屈。他说刚来到哈密的时候,曾经发下重誓,此生在新疆挣不到钱,就不还家!他就要做一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的响当当一粒铜豌豆。

有了做加工销售的第一桶金,思维灵活的他发现了新的商机,他盘下了一间门市,专门销售烟酒糖果冷饮零食,记得他当时来信请教父亲,给店起什么名好?最后两人合计起名曰“运兴盛”!不知是名起的好,还是合该时来运转,二哥开了这家超市后,日子越过越好。2006年我又一次坐火车到新疆,超市所在的街道原来叫破烂街,那里原来是城市边缘,随着中国大地的房地产业的高歌猛进,破烂街已今非昔比,不但改名为高大上的复兴路,而且变成了霓虹闪烁、富丽堂皇、商铺林立、人流如织的高级商业区,先期驻扎在这里的老商户各个赚的盆满钵溢。他原来的那一帮弟兄现在每个人名下都有几处房产和自己的好生意,到新疆后生下的孩子上大学、进机关、做生意、搞工程,完全成了地地道道的新疆人。

二哥是我们姊妹七人中最聪明却也命运最坎坷的。正当读书的时候被剥夺了读书的权利,生产队劳动的时候,哪里艰苦就被派到哪里,十八里铺烧石灰,炭山岭、黑山煤矿挖煤都少不了他。也许是石灰石变成了生石灰再变成熟石灰的过程启迪了他,世界的万物在一定条件下会发生变化,也许是漆黑的井下作业开悟了他,一个人的命运不该总是黑暗。他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他从不放弃。他在劳动之余自学针灸、医学,我见过的第一本医术《医宗金鉴》就是在他那里看到的,他背下的汤头歌诀现在说起来依然如数家珍。那时每个大队都有一名赤脚医生,大队把赤脚医生的白底红十字的皮箱给他时,就说明他已经能够进行一些简单的诊疗了。1977年恢复高考,他也报名了,年少的我曾经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去感受高考的气氛,只有小学程度的他从未接触过高中数理化,就是复习也不知从何下手,这是在一种不到黄河心不甘的心理驱使下,不为命运所臣服的他做的一次为尊严为人生的努力,他的努力虽然没有结果,但他的成绩高于当时村子里所有高中生,也给了他很大的鼓励和自信。更重要的是他在学地理,学历史的过程中,把学习的种子不经意间播撒在我的心里,这颗种子最终在七年后以我的升入大学画上句号,我也成为继爷爷之后在新社会村里第一个大学生。

二哥到新疆后生了两个孩子,女儿上昌吉学院,儿子上塔里木大学,都已参加工作。去年8月14日侄女大婚,相隔十年后我们一行开着越野车直驱哈密。二哥完全是一个城里人的样子,岁月的沧桑似乎并未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烙印,他的精神很足,讲起话来滔滔不绝不急不喘,走起路来大步流星虎虎生风,喝起酒来连自称好酒量的我也甘拜下风,头发黑密、皮肤光亮,要知道他可比我大一轮啊!我两鬓都已生华发,头顶上地方支援中央好几年了。他现在有三套房子,老两口住一套,大儿子儿媳一套,小儿子的婚房已经备好。他觉着现在儿长女大,上新疆打拼了几十年也该歇歇了,商铺也准备关了。这不,春节前后两个孙子相继呱呱落地,他再也不关心生活中的那些琐事了,老两口的中心任务是领好孙子,打拼的事情是属于后辈的了。

近日读到一篇文章,题目是《沧桑,何尝不是一种美丽》令我颇有同感。是的,沧桑就像我们生命中老屋,装满了回忆,也装满了辛酸,我们想去触碰却又不敢伸手,怕一触碰就有徐徐的忧伤落地;沧桑就像书架上落满灰尘的线装书,写满了故事,也写满了忧郁,我们想去翻阅却不忍细读,怕一细读就有丝丝痛楚袭来。春华秋实,日月交替,我们在磨难中成长,同样也在磨难中变得强大,当我们走到今天回眸一看,原来我们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过往,生活中的酸楚的、甜蜜的、苦涩的、辛辣的一幕幕构成了我们过往的一切。当我们牵着老伴的手或是含饴弄孙、或是吟诗作赋、或是迎着太阳晨跑、或是披着晚霞起舞,生活已经没有什么不可以面对的了。以一颗安然恬静的心守住眼前的这份幸福,信心百倍的活,知足常乐的过,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随遇而安,笑对人生,如此来看,沧桑何尝不是一种美丽!

作者:崔国栋

编辑:静之逸

图片:网络

友情提示:欢迎分享转发原文链接,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或现发布者【天马竞辉原创文社】,谢谢!若“低调”复制取巧本排版,亦请注明出处!

作者简介:崔国栋,甘肃古浪县人,武威二中数学高级教师,甘肃省教学能手,省级骨干教师,教书育人是事业,吟诗作文是癖好,数学使我衣食无忧,文史使我精神愉悦。

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原创】

【天马竞辉479期】崔国栋|悯犬诗:主人西辞怡景楼, 三九深雪盖凉州。 居无定所食无着。 饥寒交迫怎可活?

【天马竞辉444期】崔国栋|散文《春天常驻办公室》我要说,春天在我们的办公室里

【天马竞辉391期】崔国栋|散文《窗前,那盏明灯》

【天马竞辉382期】崔国栋|散文《大哥的中国梦——“大靖红”》

【天马竞辉345期】(崔国栋)近体诗|会宁城里千寻塔,革命征程走天涯。 祖厉河畔谋大业,千载伟名留华夏。

【天马竞辉336期】崔国栋|散文《我的“驴友“》

投稿须知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以下简称文社)

宗旨:天马竞辉,不分地域;竞相出彩,同放光辉。

投稿要求:原创首发(这点很重要),体裁不限,字数300字以上,诗词可数首同发,投稿前请认真校对,降低错别字率,文责自负。另附作者简介及照片一张。来稿处理周期为10天。

投稿邮箱:285095385@qq.com(投稿发邮箱,这样不易丢失、延误刊发时间,来稿10内未刊发,请改投他处)

有关注意事项:文社开通原创保护及赞赏功能,个人作品产生的赞赏总额(10元以上),根据阅读量按一定比例以微信红包10天内发作者(请作者主动加微信285095385),其余作为文社日常管理费用。未及时领取视为自动放弃。之后作品赞赏自动归文社管理。

请文友主动关注文社并积极分享转发文社作品(最起码分享转发自已的作品,这也是对自己及文社的认可),及时点评留言回复以相互激励共同提升;若有报刊、杂志通过本文社发现好作品并予刊用,文社予以支持。

顾问:李老先生(微信号18293557903)、秦淮梦月、王琦

编辑:静之逸、杨易凡(不要叫我托马斯)

校对:杨易凡(不要叫我托马斯)

推广:弋溶、雨之恋、溪水潺潺、西凉举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