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审美鉴赏与创造”核心素养的审美课堂理念与践行(上)

小编的话:
“审美鉴赏与创造”是2017班新课标强调的四大核心素养之一。2020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加强美育的渗透与融合,学校美育课程建设是重点。江苏省南菁高中作为全省美育课程基地,从连续五届面向全国的“审美课堂”,到日常教学中的渗透,均可以看出在这方面做出了积极探索与追求。我们推出《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上旬刊2020年10期刊发该校寇永升、高海华两位老师的文章,以飨同行。
基于“审美鉴赏与创造”核心素养的审美课堂理念与践行(上)
寇永升 高海华
(江苏省南菁高级中学,江苏 无锡 214437)
2017版新课标提出语文学科四大核心素养:语言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经过近两三年对课标的学习,加之统编教材的试用,多数老师对此有了一定的理解;但是,真正落实到实际教学中,尚有一定距离。对于“语言建构与运用”,我们可以对应到具体的“语言积累、梳理与探究”学习任务群,简单理解为语文基础知识的训练;“思维发展与提升”,可以对应“思辨性阅读与表达”等任务群,相当于传统的议论文阅读写作训练,尽管思维发展与提升是多方面、多途径的;“文化传承与理解”,可以与“中华传统文化经典研习”“中国革命传统作品研习”“中国现当代作家作品研习”“科学与文化论著研习”等任务群关联,即“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理解和借鉴不同民族和地区的文化,拓展文化视野,增强文化自觉,提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而“审美鉴赏与创造”,很多老师感到难以找到抓手,不知道到哪里去落实,不明白如何在实际教学中体现出来。
温儒敏教授在谈到“审美鉴赏与创造”核心素养时指出,新课标要求帮助学生形成“正确的审美意识、健康向上的审美情趣与鉴赏品味”。设计“文学阅读与欣赏”类的课,就要考虑如何激发和培养学生的直觉思维、形象思维和审美情趣。(温儒敏:在2019年中语会换届会议上的讲话)意思是说,审美鉴赏与创造素养需要依托文学作品的阅读与欣赏,需要落实在课堂上。笔者任职的南菁高中,是江苏省唯一的美育课程基地,我们承担的《重构校园生活:普通高中大美育课程体系建构》项目荣获国家基础教育的最高荣誉——“2018年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一等奖”。我们认为:“课堂教学的过程就是凭借人类优秀文化来美化、升华学生的情感品位和精神世界的过程。教学是一门艺术,意味着教师是一位艺术家,需要充分、深入地挖掘手头所有材料(学科、教材、辅助教学资料等)的审美价值,从而在载体(课堂)上进行情景创构,既抒发自己的情感,又将这一情感传递给受众(学生),实现知识、经验和价值观的转移。”(马维林《普通高中美育的学理转型、价值指向和范式建构》,《课程·教材·教法》2019.03)
基于以上的认识理解,我们把“审美鉴赏与创造”核心素养培养通过以下几个环节来落实践行。
生发审美兴趣,唤醒审美意识
审美境界的语文教学摒弃支配和灌输,不再是把课文肢解成训练题,而是强调引导和生发学生的审美兴趣,唤醒和激发他们的审美意识。
项王即日因留沛公与饮。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鸿门宴》)
鸿门宴的座次绝非泛泛之笔,而是太史公极精彩而又极重要的一幕,历来为人们所关注,怎样引导学生发现这处神来之笔蕴涵的审美价值?顾炎武《日知录》:“古人之坐以东向为尊……”秦汉宴会场合中,东向最尊,南向次尊,西向为“等礼相亢”的朋友地位,北向为最卑的臣位。刘邦北向坐是表示臣服的意思,而项羽也正式接受了刘邦的臣服。许多情况下,老师们只讲解读到这个层面。实际上,座次不仅为表现人物服务,更为下文埋下伏笔——刘邦之所以能够成功脱逃、转危为安,与这个座次很有关系,与接下来的樊哙闯帐“从良坐”有直接关系。刘邦借故离席,正是从樊哙和张良身边经过,一个眼神、手势等肢体语言就可以传递信号信息。我们在课堂上是通过让学生表演的形式来解读文本中的这一经典细节,以此生发学生审美兴趣,唤醒学生的审美意识。
范增数目项王,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项王默然不应。
我持白璧一双,欲献项王。玉斗一双,欲与亚父。
玦,玉器的一种,环形,有缺口。“玦”音同“决”,古时常用以作为与人断绝的象征物品。《荀子·大略》:“绝人以玦,反绝以环。”范增用玦来暗示项羽下决心杀掉刘邦。
这两个环节的教学,为日后的课本剧演出生发了学生的审美兴趣,唤醒了学生心中沉睡的审美意识。
《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要求“充分挖掘各学科所蕴含的丰富美育资源,有机整合相关学科的美育内容”。课堂是“审美鉴赏与创造”核心素养训练培养的主阵地,除了日常教学中注重生发学生审美兴趣、唤醒他们的审美意识,每年10月下旬的最后一个星期五,我校定期举办“审美课堂”大型对外公开课活动,邀请国内、省内、周边学校知名教师,与我校教师同台演绎审美大课堂,已经连续成功举办5届,为学生审美鉴赏与创造核心素养的形成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
诵读,用声音呈现和体味文本之美
相比于商业化材料、肢解式训练学语文,“披文以入情,让学生在涵泳朗读的基础上充分体验文本的情美、意美,让他们把握住跳动在字里行间的情感脉搏,激发他们去体验、去思考、去感悟思想情感的真谛。”(李晖《一节优质课是怎样炼成的》,复印报刊资料《高中语文教与学》2012.04)这不失为审美鉴赏与创造核心素养熏陶培养的一条有效途径。
请葡萄上架。把在土里趴了一冬的老藤扛起来,得费一点劲。大的,得四五个人一起来。“起!——起!”哎,它起来了,把它放在葡萄架上,把枝条向三面伸开,像五个指头一样地伸开,扇面似的伸开。(汪曾祺《葡萄月令》)
南菁高中知名校友汪曾祺的这篇美文,收入苏教版选修教材《现代散文选读》,部分学生甚至个别老师认为,本文如同流水账,没什么可学、可讲的……我们多次在课堂上通过诵读来呈现展示,以求让学生用声音来体味和展示这种美。老师像喊口令一样:“起!”学生像好多个人一起扛起“在土里趴了一冬的老藤”一样,煞有介事地喊着号子:“起!”这不仅让学生感受到了文本之美,还使课堂呈现出一种师生协作之美。
郑愁予的《错误》,我们的办法是朗读——基于理解的声音呈现。教师按照原诗读:
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学生改为:
(你)打江南走过/(我)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男生读: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女生读: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我)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我)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最后一节,二部轮唱式的诵读。
男领: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女领:
(你)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你)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这样的诵读,的确引导学生用声音呈现和体味文本之美。实际上,在语文教学中,“朗读绝不是一种低级的重复,而是一门阐释艺术,有些文章中难以表达的妙处,往往能通过反复的朗读、涵咏而心领神会。”(黄玉峰《教学生活得像个人》上海教育出版社2011年7月版)而且“朗读还能营造出一种仪式感,仪式感纯洁和圣化了我们的心灵,多了一分严肃,有了一分崇高。”(曹文轩《对一份完美的“新课标”的畅想》,《课程·教材·教法》2013.10)亦即多了一种审美体验。
不只是在语文课堂上,我们还开发出了“菁园朗读者”校本课程,两位有朗读特长的老师带动了一批又一批热爱朗读的学生,为每年一度的诗歌演诵活动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
诵读是一种语文学习活动,课程标准要求培养学生的审美鉴赏与创造能力要落实在语文学习活动中。《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指出:高中阶段要丰富艺术实践活动,要丰富学生的审美体验,建立常态化学生全员参与机制,大力推广惠及全体学生的群体性展示交流。教材中的《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我有一个梦想》《不自由,毋宁死》《雷雨》《茶馆》《哈姆雷特》《罗密欧与朱丽叶》,我们都尝试过诵读活动——用声音呈现和体味文本之美,通过多种形式、途径的朗读、诵读来达成审美鉴赏与创造核心素养的陶冶锤炼与养成,教学效果比较理想。
品评语言,陶冶审美情趣
语文核心素养之间的关系不是割裂的,教学中也难以完全分开来实施,它们常常是相融相通的。文化借助语言记载传承,反过来又丰富了语言;思维通过语言(口语、书面)表达呈现,语言表述又可以训练和促进思维;审美对象在语文往往表现为书面语言,口头、书面的语言是传递表达审美的工具,“审美鉴赏与创造”核心素养更多地仰仗与凭借语言品评实施。
余光中《乡愁》第三节: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教学中我们把试着把“新娘”置换为“妻子”,引领学生通过品评语言来陶冶审美情趣。写作此诗时,余光中已届中年,妻子已经是半老徐娘,从语言准确性角度看,用“妻子”更合理。但是,诗歌是高度浓缩的语言审美表现形式,讲求审美,而忽略准确。上升到审美层面,“妻子”是婚姻、家庭关系的一个角色名称;而“新娘”是一个有温度的词语——尽管已届不惑,但是乡愁依然是几十年前“新娘”时代的温馨,正是“新娘”这个词语,把余光中的乡愁表达得让一代一代的读者产生审美共鸣。
项羽大怒曰:“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
沛公大惊,曰:“为之奈何”
怒,是外在的表情态度,一个字写活了头脑简单的项羽;惊,内在的心理活动,不易被人察觉,精确地表现了刘邦的内敛含蓄、老道深谋。
一语未了,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响,丫鬟进来笑道:“宝玉来了!”……黛玉一见,便吃一大惊,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宝玉早已看见多了一个姊妹,便料定是林姑妈之女……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贾母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宝玉笑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
惊,既符合黛玉的性格特点,又表现出初进贾府的处处小心谨慎;宝玉的两次“笑”都是外在的,既有语言,又配以表情。前一个“笑”,有心理活动透露,也有语言展现,符合贾宝玉性格以及其在贾府的地位;后一个“笑”,面对贾母的“笑”(嗔怪),有狡辩,也有解释。
这几处语言文字魅力,都是需要细细品咂,在这个过程中陶冶审美情趣。审美鉴赏与创造应该渗透在语文学习过程中,美,无处不在;审美,亦无处不在;培养学生审美鉴赏与创造能力的意识与行动就应该无处不在,即落实和践行课程标准所倡导的,让学生在语文学习活动过程中“逐步掌握表现美、创造美的方法”。
通过品评语言来实现陶冶审美情趣、培养审美鉴赏与创造能力,新课标颁布以来,已基本达成共识。苏州罗宽海老师认为:“新课标中提及的‘语言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四大核心素养,后三大核心素养必须基于语言,通过语言来实现,否则都有凌空蹈虚之嫌。”(《追求生机勃勃的语文审美课堂——以苏教版<唐诗宋词选读>专题教学为例》,《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上旬刊2019.12)黄厚江老师主张:“应该以语言文字的感受和品味为起点,在丰富的审美体验中培养审美感悟能力。”(《以美启美:追求语文教学审美诸元的共生——谈核心素养“审美鉴赏与创造”的培养》,《语文教学通讯(A刊)》2019.03)我们在教学中重视以语言文字为起点,通过品评语言,陶冶审美情趣,培养学生审美感悟能力,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本文系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课程教材研究所深度学习教学改进项目阶段性研究成果之一,江阴市教育科研专项资金项目重大项目“江阴阅读再行动”推进实施的教学评一致性研究阶段性研究成果之一。】
作者简介:
寇永升,无锡市高中语文学科带头人,教授级高级教师; 37年教龄, 28年班主任工作经历;2001年从甘肃省嘉峪关市引进到无锡锡山高中;2017年8月“暨阳英才计划”引进到江阴南菁高级中学。 2012年全国中语会“教育艺术杯”课堂教学大赛第一名;2016年第八届全国新语文教学尖峰论坛“中国好课堂”教学大赛一等奖。领题省级重点课题“百年母语教材实际使用研究”;收藏有解放以来各个时代语文教材数千册;自费订阅并收藏70年代末至今的5大语文教学核心期刊并整理有目录索引。出版专著3部,发表论文近百篇,近年在各地示范课、专题讲座500余次。
为回馈家乡、支援西部教育,近年来在酒泉、张掖、庆阳、渭南、延安等地建有工作室,有效地带动了西北教师专业成长与发展。
浙江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延安大学文学院特聘教授,陕西师范大学、福建教育学院“国培计划”专任教师,宝鸡文理学院兼职硕士生导师。
教育理念:以不停地提升自己而教好学生。
声明:以上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公号立场无关。配图源自网络,版权归著作权人所有,如有侵犯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图片。
敬请您关注公众号”安东之子”,"安东之子"是《中国教师报》《语言文字报·语文周刊》《作文合唱团》《语文报》《鲜素材》《课堂内外·创新作文》《读写天下》《现代写作》《作文与考试》《学习报》《学习周报》《中学生阅读》《新锐作文》《三悦文摘》等报刊的采稿基地,其中原创的教研论文为中文核心期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用稿来源地!敬请您转发,欢迎您关注,更欢迎大家赐稿!真诚地感谢您,祝您工作顺利,阖家幸福安康!(赐稿邮箱:1506669337@qq.com)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