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鸿兵:泼脏水、黑公关,“同行是冤家”注定竞争无底线?

点击上方“宋鸿兵观天下”,选择“设为星标”
观经济 观时事 观历史 观世界

微课堂问答
宋鸿兵:泼脏水、黑公关,“同行是冤家”注定竞争无底线?
■文| 宋鸿兵
学员提问:
中国有句老话叫“同行是冤家”,请问在西方,同行之间的竞争是否有“底线”,是否有“边界”?是政府控制还是行会控制?应该如何理解西方商业文化中的“自由竞争”?
宋鸿兵老师:
我之前看的一部热播的电视剧《老中医》,讲的就是一个典型的“同行是冤家”的故事。故事中很多上海当年的老中医,每个人都有一套秘方,谁也看不惯谁。各家之间当然有一些合作,但也有很多竞争,有些竞争甚至可以说是不择手段。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
我认为原因是中国缺乏强有力的行会体系。从《老中医》这个电视剧反映的现象,可以看出中国当年的行会制度。虽然《老中医》的故事发生在民国时代,但是表现出的问题具有普遍性。从历史上看,中国的行会制度一直是比较弱的,因为历史上的中国政府既是行政机构,又是司法机关。凡是有了官司,我们都会去找政府要求裁决。
所以中国的行会组织从来没有获得过一个行业真正的统治权。行会没有立法权,也不能够控制官府,相反它必须要服从官府,这是中国历史上行会制度一直不够发达的原因。导致到了今天,行业之间相互制约的种种规章制度都没建立起来。比如电商,阿里巴巴与京东还有其他电商之间,因为没有一个有强制力的组织来约束,大家一定是死磕到底,斗到最后鱼死网破,或者出现问题之后,再由政府出手干预。
但在西方,因为有强大的行会传统,所以不会出现这种恶斗。中世纪的行会具有极大的权力,部分情况下可以直接控制政府,甚至政府本身就是由行会的人构成的,市长同时也是行会首领,由行会来制定所有的规章制度,行会还有自己的法庭、军队、监狱。如果违反行会的规章,轻则驱逐出境,重则打进大牢,更严重的甚至可能被处以极刑。
行会制度在西方具有非常深远的历史渊源,它对西方的商业文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力。比如我之前看到一些德国的报道,企业之间自发组织的行业协会,即便到了今天,仍然具有很强大的约束力。而不是像我们国内很多行业协会内的公司,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根本不会跟行业协会打招呼。只是在需要获取信息,或者需要行业协会出面跟政府打招呼,或者找政府要新政策的时候,才会去找行业协会,行业协会对这些企业几乎没有约束力。
佛罗伦萨兰纳行会( Arte della Lana,羊毛行会)
我们在谈到市场经济的时候,不能光是考虑抽象的市场竞争,需要考虑“市场组织者”的作用(编注:详见鸿学院核心课第7节《市场的进化1》)。
市场组织者控制着货源、渠道、资金和规则,因而对供求关系和市场价格均发挥着影响力。不同的市场组织者对供求关系的影响方式存在着差异,决定了社会资源配置的特定优先顺序,因而必然产生市场模式的多样性。如美国是自由企业型市场经济,德国和北欧采用了社会市场经济,日本是政府企业合作型市场经济,中国是政府主导型市场经济。
所以西方商业文化中的自由竞争,其实是在行会领导下的自由竞争。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END -


▼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鸿学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