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的小声呻吟——读《艾青诗选》有感

历史上和生活中从来都缺像屈原那样伟大的诗人——以及鲁迅先生这样的“稀世珍宝”。反正我是一只“苍蝇”,现在在勇士的尸体上发现了我所看不惯的东西,为了拉近自己与勇士之间的距离,自然不能放过。
艾青,一位影响巨大的诗人,至今在文学中也有巨大的影响。其所作的诗歌都是以光芒的强盛与人希望,以现实的丑恶与残酷刺痛人们给以警告,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心系家乡,胸怀国家,为人民着想的好诗人——但在我的心目中,这却显得那么无力,那么苍白。
不同于诗圣杜甫——其在营救皇帝的途中被捕入狱,是为自己内心的正义而入狱,所以他的文字是有圣人品质的流露的,担得起“圣人”的名号;艾青是在小声呻吟时被迫害入狱,还未为自己心中的正义付出实际行动——或者说还未与敌人交锋就已败下阵来。这样的迫害,是远不及鲁迅先生和杜甫所受的迫害的值得被歌颂的。当然并不是说他就差——至少比我这只苍蝇伟大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但,这样的呻吟性、赞颂性文章真的是我所需要的吗?
再来谈谈杜甫与艾青,一个是为老百姓的疾苦而感到痛心(当然,也年少轻狂过),在做自己力所能及的每一件事以挽回衰败之势,心怀天下;一个是歌颂民众的醒悟,哀悼社会的黑暗——仍心怀天下。两者的高下,不是立判了么?
换个角度来想,艾青虽可能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伟大品质,但我更需要的是像鲁迅先生那样的投枪,而不是艾青这样的颂辞或悼词,若是真遇到什么变故,几张纸永远也比不上一杆投枪来得实在,来的那么令人踏实——就像在一个努力救你的人与一个已经为救你的人写好颂辞或为你写好悼词的人之间做出选择,连我这只苍蝇都知道该怎么选。
我尊重像这样的有圣人品质的人,但我更追求随身带着脱手一掷的投枪的战士。所以这无用的呻吟与歌颂,我并不欢喜!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