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荐读 . 乡土情 ‖ 韦静宁:江色峡谷

江 色 峡 谷

文〡韦静宁

庚子年是最魔幻的一年,不宜远游,憋得发慌,几个朋友一拍即合,组织境内一日游。

朋友鼎兄,老家住永权下城,江色电站附近,我们便约定“五一”江色峡谷一日游。修炼我们“江山留胜景,我辈复登临”的雅兴。

驱车一个多小时就到。村头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榕树,树干足够十来个大人连手合抱才能拢住,巨大的树冠变成了天然的荫棚,可泊十多辆车。树下几块大板石光滑霸气,供人们纳凉聊天。村后山体连成一排,错落有致。其中三座山形成了两头高中间低的架构,中间一座像一枚官印,把周边高大的山头给镇住。大环江在下城的东北面一笔带过。大环江的一个支流右江河,也叫驯驻河,是从贵州荔波迂回千山万壑之后,流经腰洞、下芒、肯任、永安、永权,进入思恩地蒙中袄。河水浅小,便于引渠灌田。

在下城田洞有一眼濯缨泉。长年涌出,可供百余户人家饮用。酿酒极佳。清朝贡生韦绚鸿先生馆寓泉东。

略懂风水的同事就八卦上了:大树荫蔽,青山可依,河水绕流……风水宝地啊!怪不得这一带人才济济。鼎兄顺话嘚瑟:民国时代这里可风光了,知县,镇保使,黄埔军官,省长…..达官贵人多了去, 一抓一大箩,解放后十多户划为地主。现在出个把局长处长部长算什么……

历史常常在老百姓的调侃中翻篇,留下传奇和故事。

两座山之间的一枚官印,老百姓更愿意理解为日子的安稳与庸常,视为爱情信物,缔结了男女的钟情和专一。大多沿袭了当地“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了猴子满山跑” 的传统观念,把离弃视为败俗。

传说总是寄予人类最美好的愿景。

从环江县地理位置看,永权永安居中,古有永安渡,官道过境,水陆两便,南北通衢。宜北山高地窄,土瘠民贫,这一带算是富庶之乡。

在下城的东面,有一座古城遗迹,残垣断壁的轮廓依稀可辨。城墙最高十来尺,基座墙厚达3尺,泥巴夯成。据宜北县志记载:宋天禧元年(1017年)置安化洲于永安。宋元贞末年(1370)年,设坳安道乡永安下城村,名曰泗城县。囤粮房布置已定,嗣因惑于地理风水之关系,佥谓对面坡有巨石一块,形如飞鹅扑地,不利囤粮,故改设县于思恩。此城日渐衰落,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游匪踞其地为巢穴,被当朝统领率兵剿平,城墙彻底毁于兵匪。

楼兰古城的消失是缺水,庞贝古城的消失是火山喷发,广岛和长崎的消失是因为原子弹。诸多原因让城市和乡村消失。比如饥荒、海啸、瘟疫、战争、匪患……一些看似遥不可及的字眼,一旦突然降临,便是洪水猛兽,瞬间将弱小的人类吞噬。

而泗城县的消失带有浓厚的中国风水学色彩。

从地形地貌来看,永权永安的地势是低矮的土坡,环江应该在这一带穿行而过。河水却在逆行而上,选择在崇山峻岭中探头探脑地穿行,与文雅天坑地下河的出水口相连。

大环江在贵州荔波至驯乐境内河道较直,急流险滩多,进入洛阳、思恩、大安后,一改先前的急性子,突然变得慢条斯理,静水流深,阔达和开朗。弯弯绕绕间造访了沿岸的村庄和牛羊。造就了一片片土肥水美的小平原,古昌、合作江口等乡,成了环江著名的粮仓。造就了很多改革开放初期交万斤公粮最光荣的种田大户陈大成,因此他荣获了国家“五一劳动奖章”。

母亲河到底有偏爱之心。九曲十八弯后突然西折,拐进中山村绕成一个沉甸甸的粮袋后又调头东流,进入大安下板陆后又来几迂回,在县城又伸出一只胳膊内拢成渚,绕城半周后才袅娜南流。

河水的每一次顾盼流转,都是对土地的倾心与眷恋。立志要如山,行道要如水,如山能耸立,如水能曲达。河水穿行于山涧、沟壑、荒漠寂寂幽篁里,最能曲径通幽和柳暗花明,从来不怀疑自己的目标。

欣赏人工修渠的笔直。世上少有直如轨的河流。这是造物主对人类的宠爱。河道笔直对于防洪或抗旱是雪上加霜。

我们租了村民的一条船,泛舟江色峡谷。农历闰四月,仲春,江面微凉,碧波滟潋。青山苍翠,两两相欢,劈面而来。于时光深处,且听风吟。2016年,修建了江色电站,水位抬高,形成了十多里的深水区。堤坝像一枚金钥匙把桀骜不驯的河水修炼得像个淑女,静如处子。

壁崖上有一块巨石被一棵并不粗大的榕树卡住,眼看巨石会随时有坠落的危险。再细看这些紧裹石头的密麻根须,渐长的柔性和刚韧,自嘲自己杞人忧天。如果哪天光阴老去,这棵树老了,朽了,腐了,死了。不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树与石,在殒落和接纳中,惹上奇情灵性,早早将命运的启示写到盘根错节的躯干中,也刻在每一道被风霜割裂的纹路上。

鼎兄指着左手边的山说:这是芭印山。山顶上的一棵高山松,我们年少时它已玉树临风。我们行将老去,它还是壮年。小时候打柴是一件苦累活,那时村民烧窑打瓦,烧潲煮饭,氮肥厂几百号人的烧饭用柴。把山头的柴草树木砍个精光,全是“光头和尚山”,唯独那棵高山松苍翠葱茏。柴草再紧张,也没有人动念要砍掉它当柴烧。

上山砍柴时,裤袋常常装有炒玉米,背上一壶水。炒玉米,经嚼经饿又香。一天能砍七八捆柴火,用藤条捆扎绑紧。然后是“开柴”。开柴危险又费力。开柴前,开柴人大声向山下喊话:喂,喂,要开柴了!开柴人双手举着柴垛,使出力气瞬间抛掷,柴垛有时还裹挟着一些浮石头,轰隆滚下。

下山,担柴回家。这是鼎兄的童年,也是我们那一代人的童年!

氮肥厂的工人有砍柴任务。一个女工修砍了高山松的一些树桠当柴火,在壁崖上“开柴”时被藤条裹挟落山,芭印山的白崖下多了一个冤魂。

后来少有人上此地砍柴,草木葱郁。

现在树木疯长,伸出的枝杈碍路,也没人拾来当柴草。

修建江色电站,河水淹没了谷洞屯的耕地、房子,全屯搬迁,在下城附近建了新村,住了新房。

河中央,两座40—50米高的烟囱孑孓而立。露出水面的还有一些建筑物的架构。这是环江氮肥厂的旧时光。

氮肥的主要含量是硝胺。如果战时需要,这个隐藏在峡谷里的氮肥厂可直接改成兵工厂。我愿意相信这样最有底气的坊间传说,备战是为了不战。企求和平的最高理念—–“不战而屈人之兵”。

孤独的烟囱,满目荒愁。眼前的景物,我和它们同年代,也是它们的同谋。与它们同生同死同悲悯!

这些支离破碎的建筑物,它们曾经是那个时代的传奇。

今年蜗居多,适合把自己浸润于旧时光。拆了旧棉衣,做成麻花坐垫,一个送给苍老,一个送给爱情。

“爱此风林意,更起丘壑情。写图以闲咏,不在象与声。”

氮肥厂排出的工业废水,为下游的农田免费施肥。有时造成氮肥过量,氮肥过量的害处就是稻叶墨绿疯长,稻穗朝天指,结的是瘪谷。粪肥永远是土地最亲密的朋友。再多也不会破坏土壤。现在少有人肯下力气去掏粪,累、脏、臭避之唯恐不及。

小时候 ,我们挑着簸箕,盯着牛屁股接粪,见牛翘起尾巴,赶紧跟上,视粪如宝。见牛下河屙屎,骂牛蠢笨,不知好歹。

当时环江有两个深居山峦的雅脉钢铁厂,河池钢铁厂。别看它们现在已全部衰落,那可是当时国家战略布局中的两颗棋子,体现了那个时代的战略思维,韬光养晦。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如今重读,让人快意淋漓。

这些日子适合阅读毛泽东选集《别了.司徒雷登》《和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谈话》…….醒醒我们日渐麻木的大脑,醒醒我们日渐迷醉的眼睛。

当年轰隆隆的机声,冒着浓烟的烟囱,热情高涨的工人,还有河边偷情的青春,谁会想到今天的衰败与殒落。就像生命被抽掉了生动的丝、饱满的肉,只剩下这些硬铮铮的肢骨寒枝,傲天而立。疼痛,呻吟,却是那个时代最强大的精神内核!

奋斗和饥饿才过30–40年,现在老百姓都住上了楼房,有私家车,旧衣没人穿,鸡腿小孩没吃,年轻人不会耕种,买东西不用掏钱……时代变化太快,快得我们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河中央耸立着碉堡一样的四方建筑,听船工说:这是看守犯人的哨所,这里曾经是劳改场……

船夫特意划船顺着一条支流把我们带到一个洞口,迎面冷风习习,坐在船头的卢姐加了一件救生衣,把手臂摭住。这是著名的文雅天坑景区的暗河出口,一垛发育良好的石钟乳悬挂头顶。如一把巨大倒扣翻晒的稻穗铺展开来,喀斯地貌的石钟乳在云蒸霞蔚的湿气中,洇熏千年,鬼斧神工,怪石嶙峋,可见一斑。

从瑶妙到文雅的另一个出口,河水在山洞里的黑暗里穿行。全长十多公里。现在环江县重点打造文雅天坑地下河水上旅游景点。来时我们再相邀结伴纵情,泛舟地下河,领略大自然的神秘与惊悚,欣喜和奥妙!

返回时,江上有垂钓者,笑问是否获鱼?渔夫摇头,起风寒凉,鱼不上勾!我们随行的三位钓友,不泛舟,蹲河边,甩杆,做着江色鱼虾的梦想!回来后我们追问“战果”,他们直嚷可惜,海杆抽断,大鱼打脱,否则呀……不过他们今天独钓一江春色,收获习习春风!

午饭在鼎兄的老家开席,一盆活崩乱跳的河鱼,白切的土鸡土鸭,鲜嫩的水蕨菜,春笋……佐以米酒。老百姓的渔色人生,有肉则喜,有酒则欢。

修坝蓄水,淹没了谷洞屯,淹没了土地,淹没了氮肥厂,淹没了劳改场,淹没了过往与迷茫,淹没了历史的欣喜与悲怆,也淹没了那一代人简单的爱情!

河水是它们的博物馆,也是它们的坟场!

一坨浸泡在水中十多年的树墩上居然冒出绿叶,长出了枝条。陆上植物被抛入水中,没被淹死,反而求得新生。这是怎样的劫后余生啊!顽强的生命让人惊喜,眼眶潮湿。

江色峡谷,是大环江流域最美的景色,承载了一段厚重的历史。乡下人常常把历史简写在祖先的牌位上。环江的历史不只写在县志里,一定是写在山水里,写在河流里,写在大地上。写在高高的“205” 峰顶,写在温暖的母亲河的流淌中。最长的假期,最短的行程,却是最深刻的记忆。

作者简介:韦静宁,女,壮族,喜欢识文断字,从教八年,两次在宣传部工作,想用阅读和书写拒绝平庸和惰性,曾调侃自己此生被文学撞了一下腰。有多篇散文、诗歌、小说、报道见诸于各类报,目前供职于环江毛南族自治县纪委。

同主题征文活动开始啦!一指禅 戳戳戳!

更多详情请戳这里了解!

编委:

覃振江 西北

朱泽瑞 张天德

审国颂黄伟宁

校对:

张天德 西北

顾问:

蔡旭 潘志远 蓝宝生

吉小吉 熊亮

本期编辑:

覃振江 西北

正文图片:

作者/网络

『红水河文艺在线』发布全国各地作者原创诗歌、散文、散文诗等作品,来稿请附个人简介及照片。投稿邮:768820793@qq.com

长按关注

声明:本辑作品开通打赏功能,赞赏所得全额给予作者鼓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