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骆驼(行走的骆驼:沉默,就沉没)

行走的骆驼

沉默,就沉没

行走的骆驼

        这两天,看了十多年前的一部老电影——《国王班底》(All the King’ Men)。
       又是一部颇有争议同时也是比较小众的电 影,其实也不是偏爱特立独行,只是在第一幕时,它摄住了我的目光让我难以逃离。
      影片表层的主角是一位曾经对生活隐忍、对社会沉默的普通乡下人史塔克,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以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式,在公众演讲时说出自己的心声,抒发政治抱负,由此得到草根阶层的推崇,在选举中层层胜出,以压倒性的优势赢得胜利,并最终在一个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政府中建立了一个为贫穷和屈辱代言的领导团体。
       但是,由于他和当局政府的“宿怨”,他无法通过正常的途径上升到统治阶层中,而只能以一个对立者的姿态,以一种不期然的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幸运的形式,站在了州政府权力的最高端。因而,在他执政以后便难以避免地呈现出某种两面性。
       一方面,他必须依靠现有制度中已有的规则,如贿赂、威胁、谎言、蒙蔽公众、引导舆论等方式震慑或排除异己,构建自己的统治基础;另一方面,他也必须兑现自己之前的承诺,给穷人承诺的东西来回报他们的支持,或者继续巩固自己的“大众支持”。而与作为一个政客的善与恶相比,那些个人的风流和对金钱或权力的追逐,不过是一个常人的欲望和本性而已。
       如影随形,其实全片真正的主角是报社编辑杰克。
      他是整个“魔术”事件从始至终的幕后观众,他观察着因果,并从中支持史塔克的政治理想。
       影片最终,史塔克为自己理想主义付出了生命,而杰克则为自己理想主义的选择付出除了生命以外的一切。
        这是一部信息量很大的影片,可以从政治、爱情、哲学、社会等多个角度去思考。其中,打动我心让我印象最深刻,是史塔克在发现自己成为政治傀儡后再也不照本宣科地演讲,而是向乡下人怒吼时说的一句话:
       不投票,你就无足轻重!
        你珍视过你的每一张选票吗?
       我国从1953年第一部选举法公布实施到1995年之前,我国农村与城镇每一人大代表所代表的人口比例为8:1。199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选举法将这一比例调整为4:1。
       200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选举法修正案草案已经进行了两次审议。最大的亮点之一是实行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删除了农民在选举权上的“四分之一”条款,一步到位实行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
       有人说: “民主就是投票”。
       其实,民主不仅仅是投票,还应该是真实的投票,要有相应的议事规则。
       有人说:“素质太低不能搞民主”。
      人们有追求民主的真诚,但缺少民主的“操作能力”,这不是素质问题,而是机会问题,一旦有机会让他们去学习怎么操作民主,他们就拥有了“可操作的民主”,而不是“可操纵的民主”。
       你珍视过每一个开口发言的机会吗?
       我无数次地沉默,无数次地错过。
      小到每一次课堂上的提问,大到竞选社团的席位。
      不是说错过了多少本该收入囊中的赞誉,而是错过了那么多次被倾听的机会。
      即使到现在,面对领导在众人面前对我语气轻松半开玩笑连环炮式的责备,我竟也大多只是颔首一笑。大半天之后才在心里恨不得把自己的太阳穴戳穿,叫自己刚才应该马上就要把话摊开,把道理扯明白。
       当你感叹着“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时,当你无奈道“随波逐流,浮沉自在”时,你大概不知道,语言的力量不只是在大喇叭里才能体现。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说。
       写。
       或者其他。
       至少你做了什么。
      不敢表态 ,不屑表达,不能表现,隐藏性情,日复一日的沉默。将一如昂头漫步的骆驼,走过这片沙漠,等待着你的,是下一片无边的沙漠。
我手写我心,浮生适我意
作者:舞逸生香。厦门土著,喜文乐舞。她想过的日子:舞清风,逸品醉潇湘;生花妙笔难形容,香尘亦敢枝头斗斜阳。
声明:
图片来自网络
文字原创,版权归作者所有
欢迎转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期美编
小武哥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不要错过

长期接受投稿,共品人生百味
投稿公共邮箱
fushengxiantan@163.com

行走的骆驼相关文章

赞 (0)